帮助听障儿童走出静音的世界,他们坚持了10年

一个听障儿童第一次听见声音会是什么样?2021年5月,“爱的分贝”在抖音账号发布视频,记录了这个画面——一个受他们资助的孩子去人工耳蜗服务中心调试机器他睁大眼睛,但电流传进身体,突然听到几声敲击,他被吓到了,哭着喊妈妈。

这条视频获赞20.7万次,是“爱的分贝”点赞最高的一个视频,这是一家由众多播音员主持人共同发起的针对困难听障人群(以儿童为主)进行救助的公益基金,成立至今恰好10年年初,郎永淳、张泉灵等初创者分享了十年的感悟。

帮助听障儿童走出静音的世界,他们坚持了10年插图1

“爱的分贝”团队合影“其实抖音和听障群体会有更天然的联系”,在9·5“DOU爱公益日”的活动中,“爱的分贝”理事长王娟如此说到,经历了10年的社交平台更迭,短视频再一次更新了他们的公益传播方式和观念“听障儿童是很容易被忽视的弱势群体”

在“爱的分贝”的抖音账号里,有一个受益的孩子叫黄妮她是在康复阶段接受了“爱的分贝”资助她的父亲上肢发育不全,母亲有一条腿不方便在这个家庭里,她要恢复听力是困难的事结果是她恢复良好,还参加了线上朗诵会,和主持人一起表演节目,还被邀请上了央视。

现在,黄妮就读小学五年级,她说话字正腔圆,演说能力让前央视主持人王娟印象深刻王娟参与公益是从汶川地震开始的,她去银行捐了一笔钱几年下来,她一步步感受到了孩子们的命运被改变,至此开始接触公益后来,她帮朋友打理公益事业时认识了一位摄影师,后者拍了100多位听障儿童及其家庭的照片,并将其捐给王娟。

深入了解后,王娟才得知,每年有大量听障儿童,就像黄妮一样家庭经济贫困,黄妮是幸运儿,但王娟很清楚,对于更多的听障儿童来说,他们是很容易被忽视的弱势群体“这个项目和播音主持的人有内在的缘分”王娟说,十年前,他们通过微博筹集了第一笔善款。

那时,王娟拍卖了自己的收藏品,买家另外又给了她5000元钱她用这些帮助了秦皇岛的双胞胎患儿,澎澎和灏灏2011年,王娟第一次见到双胞胎的妈妈对方告诉她,“你要是晚一天来,就见不到我了”那时,这对双胞胎正处在语言爬坡期,为了恢复语言能力,他们在北京的康复中心欠了很多钱,实在无法继续,正准备次日回老家。

但这并非最困难的时期,两人出生没多久,都被确诊为极重度听力障碍,这家人甚至想过轻生他们凑了5万多元买了助听器,耗光了家里的钱财因为舍不得吃肉,孩子们午饭就吃点炒菜,用汤泡饭,王娟见到孩子们时,他们甚至没喝过牛奶。

石家庄的一家医院告诉他们,两个孩子都是极重度的听力损失,损失在120分贝以上,只能通过人工耳蜗来弥补,需要40万元这个家庭已经无力从身边筹集任何借款再后来,通过媒体报道,一家企业匿名捐赠了40万元,给孩子植入耳蜗。

父母用几个月攒下一笔钱,带着孩子来北京做康复但康复中心价格昂贵他们又欠了康复中心的钱直到“爱的分贝”为他们提供了资助一天,父亲到北京的康复中心门口接孩子,喊了一声“澎澎”孩子立马举手回了他一声他当场泣不成声。

这位父亲也是孤儿,没有父母支持,结婚七年,一家四口挤在秦皇岛的一个50多平米的房子里在讲述这些细节时,孩子母亲给王娟打电话,把电话卡里的30多块钱打完了后来,这对双胞胎得了北京市聋儿诗歌大赛一等奖现在,两位已经是少年。

帮助听障儿童走出静音的世界,他们坚持了10年插图3

澎澎和灏灏为“爱的分贝”朗诵诗歌十年来分享听力恢复的美好通过和双胞胎父母的进一步沟通,王娟发现,中国听力障碍的群体数量非常大,每年有千分之二的听障儿童出生,但我国的听障资助并没有形成规模听障儿童的家庭也经常会走弯路,例如,不知道去哪里求医,分不清助听器和耳蜗的区别。

这坚定了她把这项公益做下去的决心十年前,微博短文字和图片是慈善宣传的主流,为“爱的分贝”扩大了知名度但随着名气扩大,王娟发现,最棘手的问题是,如何保证有足够的资金来支撑这么多求助人群第三年开始,他们逐渐开始脱离慈善晚宴和大企业捐赠模式,转而求助于电脑网站筹款。

瓶颈被打破了原本筹款额只有300多万元,一年多后,变成了900多万元在接触抖音的初期,这里也不是他们首选的发布平台直到那条听障儿童被声音吓哭的视频出现现在,他们的账号粉丝里超过60%是女性,大部分都是年轻人,从粉丝列表中可以看到,有很多人是通过“搜索”关注的他们。

粉丝中有些人自身是听障人士,或者家里有听障人士,亦或存在听力问题,希望申请公益项目资助也有一些人曾受到过资助,希望来抖音表达感激,或者出于感同身受的心理关注了他们,并进行捐赠“爱的分贝”的工作人员袁英尊说,抖音上确实存在“比较容易打动的用户”。

但他们在运营时还是有自己的坚持——绝不卖惨“我们希望让公众看到这些听障患儿恢复听力之后的美好”王娟说,抖音是一个分享美好生活的平台,与“爱的分贝”基调不谋而合“抖音在项目的资金使用和透明度上,相对来说都是有经验且愿意去做的。

帮助听障儿童走出静音的世界,他们坚持了10年插图5

接受资助的患儿图/“爱的分贝”做过程透明的慈善“财务的透明是任何一个公益组织的底线,你想做好都能做好,不想做好,也会有社会的监督机构监督你做好”王娟说,出于这点考虑,他们当初提出了不仅要做财务的透明,也要做过程的透明。

项目成立之初,她邀请了多名央视主持人作为理事,请他们参与投票,确定哪些孩子能够接受资助在投票过程中,需要做ppt路演王娟记得,有位电影频道的主持人在路演阶段扭过头去,忍不住流了眼泪在抖音发布信息时,他们不仅要发布家庭故事,还要发布资金的使用进展,也会定期公布资金募集情况。

“任何一个公众平台的参与,都对中国的慈善事业有巨大帮助因为用户足够多,就会有人盯着我们,这是一个鞭策”王娟说现在,他们准备将抖音运营团队扩大,但苦于做公益传播的专业人才相对缺失最近,抖音开展了一项培训计划,帮他们加强了筹资信心。

9·5公益日期间,字节跳动公益平台的工作人员与著名主持人王雪纯一起探访“爱的分贝”,这一次,各方希望将公益平台给予的支持传递到各个矩阵,包括合作紧密的康复机构、志愿者、听障患儿家庭王娟说,抖音带来的筹款占比从今年起开始提升了。

今年,他们计划的筹款金额是300万元根据他们的统计数据,每5万元可以帮助一名孩子植入人工耳蜗。她像10年前一样充满信心。编辑:段雅露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趣麦号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umail.com.cn/duanshipin/140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