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法典》生效后,剪辑、特效等合同中任意解除权不再“任意”

文|汐溟承揽合同承揽人按照定作人的要求完成工作,交付工作成果,定作人支付报酬的合同—— 《民法典》第770条承揽合同的主体是定作人和承揽人承揽合同有其独特的性质与特征,与雇佣、服务等单纯提供劳务的合同也有本质区别。

该种区别主要是由两点决定:其一为承揽合同独特的合同目的“承揽合同中,定作人的目的是获取一定的工作成果,并不仅仅是获得承揽人所提供的劳务本身承揽人仅提供劳务并不意味着义务的完成,必须交付特定的工作成果,将其劳务凝结为一定的工作成果、一定的物,并将之交付给定作人,承揽合同的目的才能真正实现”。

其二为承揽合同标的的特定性“承揽合同的标的是指应定作人要求,由承揽人所完成的工作成果该工作成果在合同订立时是不存在的,而必须通过承揽人的承揽来完成……进一步理解标的特定性:一是工作要求通常具有特定性,因是按照定作人的要求来完成工作成果,该工作成果有赖于特定承揽人的设备、技能、劳力等完成;二是工作成果属于定作人所有,在提供劳务形成工作成果之后,承揽人通过交付将工作成果所有权归于定作人(最高人民法院民法典贯彻实施工作领导小组主编: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合同编理解与适用(三),人民法院出版社,1794页)。

”基于承揽合同的性质与特征,影视作品的剪辑合同、后期制作合同及特效等服务与承制类合同其实具有此种特征,可归入承揽合同的范畴以剪辑服务合同为例剪辑服务提供者接受委托对影视作品素材进行剪辑,最终提交剪辑后的成片或其他形式的工作成果。

工作成果凝聚了剪辑师的智慧性劳动,也是其劳务的载体委托方需要的也是成片类成果故而剪辑类服务合同应为承揽合同的性质承揽合同中,定作人享有法定解除权《合同法》对此有明确规定,尽管《民法典》仍然赋予了定作人的法定解除权,但对法定解除权的行使作出了限定。

对定作人的法定解除权,《合同法》规定为:定作人可以随时解除承揽合同,造成承揽人损失的,应当赔偿损失而《民法典》的规定为:定作人在承揽人完成工作前可以随时解除合同,造成承揽人损失的,应当赔偿损失前后有显著变化。

定作人尽管仍然享有法定解除权,但该解除权的行使受到限制,即承揽人完成工作之前易言之,如果承揽人完成工作后,定作人的法定解除权便丧失

《民法典》生效后,剪辑、特效等合同中任意解除权不再“任意”插图1

点击此处添加图片说明文字该条规定的是定作人的任意解除权在承揽合同中,定作人除享有《民法典》第五百六十三条规定的法定解除权外,还享有特殊的任意解除权该解除权存在的正当性逻辑在于:定作人基于特殊需求订立合同,若订立后主客观的条件发生重大变化,以致于定作人对工作成果的需求丧失,此时应允许定作人解除合同,避免资源浪费。

此为定作人的单方任意解除权崔建远教授即认为,“承揽工作项目是为定作人的利益而进行的,甚至有的仅仅对定作人有意义,如果情势变更等原因使承揽工作变得对定作人已经没有意义、没有必要,却仍要定作人忍受承揽人继续完成工作的结果,那么显然是不合理的(崔建远:合同法总论(中卷)(第二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648页)。

”任意不等于随意任意解除仍应有限制定作人应在承揽人完成工作之前行使解除权作出该种限制的原因在于:首先,当承揽人完成工作后,承揽人的合同义务已经基本履行完毕,此时解除合同会造成承揽人的工作损失,尽管定作人应给予赔偿,但无疑会造成社会资源不必要的浪费;其次,承揽人的工作完成后,其劳务凝结为工作成果。

此时该工作成果具备特定物的性质,承揽人向定作人交付成果,定作人向承揽人支付酬金,交易的特征非常显著在这个阶段承揽合同表现出买卖合同的属性,而基于买卖合同的性质,承揽人(买受人)并不享有任意解除权完成工作并非交付成果。

完成工作之前是对定作人任意解除权的期限性限制但应该注意的是,完成工作并非交付成果承揽人有两项主要义务:完成工作和交付成果相应的,也可以划分为两个阶段显然,《民法典》将承揽人的义务划分为第一个阶段,只要承揽人完成工作,即便未交付工作成果,定作人也丧失任意解除权。

承揽人完成工作与定作人的验收确认直接相关此外,承揽人完成工作与定作人的验收确认直接相关承揽人完成工作就其己方立场而言,其按照定作人的指示、要求履行了主要义务,但该工作是否符合定作人的需要、定作人是否满意,评定权在定作人,因此法律赋予了定作人对承揽人工作的验收权。

定作人丧失任意解除权的核心条件是“承揽人完成工作”,是否该工作尚需定作人的验收呢?是否需要经过验收确认程序呢?对此,《民法典》未作规定本文认为不需要因为依据《民法典》第七百八十条的规定,“承揽人完成工作的,应当向定作人交付工作成果,并提交必要的技术资料和有关质量证明。

定作人应当验收工作成果”定作人验收的对象是工作成果,而非工作承揽人完成工作在前,交付工作成果在后故此,承揽人完成工作即可,无需定作人验收确认承揽人完成工作是否应通知定作人?定作人是否必须知晓承揽人工作已经完成的事实?《民法典》未作规定。

本文认为不受此限无论承揽人是否将完成工作的事实通知定作人,只要工作完成的事实成就,定作人便不得任意解除合同若定作人不知承揽人已经完成工作而通知其解除合同,此时承揽人不接受解除权即可,并由其主张工作完成的事实并提供相应证据证明。

总之,即便承揽人完成工作后未及时通知定作人,定作人不知承揽人完成工作的事实而行使解除权,只要承揽人异议合理,定作人的解除便无效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趣麦号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umail.com.cn/duanshipin/147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