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是个怎样的国家?-阿根廷是个怎样的国家

阿根廷是个怎样的国家?-阿根廷是个怎样的国家插图1

阿根廷共和国541748百万美元

阿根廷是南美洲南部一个由23个省和联邦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组成的总统制联邦共和制国家,东北方向与巴西、乌拉圭、巴拉圭三国接壤,西部与玻利维亚和智利为邻,东南面向大西洋。阿根廷国土面积2780400平方公里,是仅次于俄罗斯、加拿大、中国、美国、巴西、澳大利亚、印度的世界国土面积第八大国。截止2016年人口数量4385万,以541748百万美元的GDP总量在世界各国中排行第十九位,人均GDP12354.57美元,人类发展指数0.808,位居世界第49位。阿根廷和英国在马尔维纳斯群岛存在主权争议,目前该地属英国支配中。同时阿根廷还主张拥有南极大陆上10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主权。阿根廷受益于丰富的自然资源、高度受教育的人口、出口导向的农业部门以及多样的工业基础,因此在历史上有一个相对于其它拉丁美洲国家庞大的中产阶级,但在经历了一系列的经济危机后逐步萎缩。

16世纪前阿根廷居住着印第安人。1527年西班牙探险家塞瓦斯蒂安·卡沃托率领一支远征队到达南美大陆后,从一个宽阔的河口溯流而上,深入到内地。探险家们发现当地印第安人佩带着很多银制的饰物,以为当地盛产白银,便将这条河命名为拉普拉塔河,把这一地区称为拉普拉塔区。西班牙殖民统治者后来又将拉普拉塔区改为省。1535年西班牙在拉普拉塔建立殖民据点。1776年西班牙设立以布宜诺斯艾利斯为首府的拉普拉塔总督区。

1810年5月25日布宜诺斯艾利斯人民掀起反对西班牙统治的“五月革命”,成立了第一个政府委员会。五月革命历时一周,最后一天1810年5月25日布宜诺斯艾利斯市民来到广场,宣布脱离西班牙统治,成立拉普拉塔临时政府,从此开始了建设独立国家的进程。阿根廷五月革命是发生在南美洲西班牙殖民地的第一次独立运动。当时拿破伦入侵西班牙,推翻了西班牙国王斐迪南七世,任命自己的兄长约瑟夫为西班牙国王,西班牙在南美洲的殖民地拉普拉塔总督辖区(包括现在的阿根廷、玻利维亚、巴拉圭和乌拉圭)丧失了宗主国的支持。1810年5月13日一批英国军队在蒙得维的亚登陆,证实了关于西班牙形势的流言是真实发生的。5月25日在布宜诺斯艾利斯成立了政务会,推翻了拉普拉塔总督。直到1816年阿根廷正式独立。现在5月25日是阿根廷的独立日,阿根廷的全国性节日。5月18日星期五总督塞斯奈罗斯力图向公众隐瞒西班牙发生的事变,发布公告要求大家向国王效忠,但事实隐瞒不住,一些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上层人士举行集会,要求总督召开公开代表大会决定总督辖区的未来。5月19日星期六集会的主持人胡安·卡斯太里和马丁·罗德里盖兹晋见了总督塞斯奈罗斯提出请求,要求第二天召开代表大会。塞斯奈罗斯认为代表大会会对自己不利,决定召见卫队负责人,看看他们的态度再说。5月20日星期日下午卫队头领柯尔奈里奥·萨维德拉和集会领袖七人团和总督会见,萨维德拉拒绝支持总督,当时只有一名检察官朱里安·德·雷瓦支持总督。5月21日星期一上午九时议会召开,但是一批武装的民众冲入总督辖区广场(现在更名为“五月广场”),打断议会议程,要求撤消总督辖区,成立真正的议会。总督最终被迫签字同意第二天召开代表大会。5月22日星期二代表大会于中午召开,邀请布宜诺斯艾利斯所有有名望的人士,印制了600份邀请函,只发出了450份,但许多人有种种顾虑不敢参加大会,最终只有251人到会。会议过程有激烈的争论。大主教反对任何过激的改变,检察官雷瓦则警告大家如果斐迪南七世恢复王位,要考虑一下後果。5月23日星期三大会投票决定是否保存总督辖区,结果155票反对保留总督权力,69票赞成。接下来决定成立政务会接管权力,检察官雷瓦推荐总督塞斯奈罗斯担任政务会主席,萨维德拉反对,他认为要彻底取消总督辖区的痕迹。5月24日星期四政务会最终成立,由五人组成,其中4人是当地印欧混血贵族,还包括原总督。代表大会承认目前政务会的组成直到总督辖区其他地区的代表到达为止。下午3时军队领导向政务会宣誓效忠。但是当消息公布後,引起公众的反对,他们认为“塞斯奈罗斯担任主席的政务会和总督辖区没有什么两样”。傍晚8时,革命者聚会,派代表说服政务会成员集体辞职。5月25日星期五代表大会重新召开,准备否决政务会辞职。但是由于萨维德拉的部队不再支持总督,公众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大会最终决定要求总督辞职,解散政务会,重新组建新的政务会。拉普拉塔总督辖区正式宣布脱离西班牙独立。这一周发生了如此重要的事变,在阿根廷的历史上被称为“五月周”。

独立之初的阿根廷曾一度遭受欧洲列强的干涉和内战的困扰,1861年巴托洛梅·米特雷在阿根廷内战中获得最终的胜利并当选为国家重新统一后的首任总统。他同他的继任者多明戈·福斯蒂诺·萨米恩托和尼古拉斯·阿韦利亚内达建立了现代阿根廷国家的基础。1864年阿根廷参加了三国同盟战争,获得原巴拉圭领土的一部分。第二次荒漠远征将原住民当作发展的障碍予以清除,使阿根廷抢先征服了巴塔哥尼亚。

从1880年上任的胡利奥·阿根蒂诺·罗卡开始,经济自由政策得到连续十届联邦政府的加强,政策激励下的欧洲入境移民潮重塑了阿根廷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的面貌。从1870年到1910年移民潮和死亡率的降低使人口翻了五番;铁路里程从503公里陡增至31,104公里;小麦年出口从10万吨增至250万吨,海上冷冻船的应用促使牛肉年出口从2.5万吨增至36.5万吨,令阿根廷跻身于世界出口五强之列;归功于世俗的免费公共义务教育系统,识字率从22%激增至65%,比大多数拉美国家五十年后的水平还高。1908年阿根廷成为世界第七经济大国,人均收入与德国比肩。布宜诺斯艾利斯也从“大农村”转身成为国际化的“南美巴黎”。

然而丰富的自然资源和国家的高速发展掩盖着潜藏的问题:大地主寡头垄断了广袤的土地,使阿根廷的财富集中现象比美国严重得多,也使其在单一出口的老路上越走越远,偏离了工业化道路。而经济从属于英国的局面也在持续。在新兴中产阶层反对寡头统治集团,要求政治民主的呼声中1891年激进公民联盟(激进党)成立了。武装起义的威胁促使保守派总统罗克·萨恩斯·佩尼亚于1912年制定了普通男性无记名投票法。于是激进党领袖伊波利托·伊里戈延得以于1916年当选总统。他推行社会经济改革,将家庭农场主和小型企业纳入援助范围。

时光来到20世纪30年代席卷全球的经济大萧条也波及到了阿根廷:由于世界主要大国几乎都被卷入这场经济危机之中,这意味着这些国家可以用来购买阿根廷的农牧产品的资金严重缩水,大家都不得不勒紧裤腰带过日子,阿根廷的农牧产品出现严重滞销。1930年何塞·费利克斯·乌里武鲁在军事政变中推翻了对大萧条束手无策的伊里戈延,由此开启了阿根廷军事政变的历史大幕,在此后的十年中阿根廷一直由军政府执政,过去的寡头政治与选举舞弊死灰复燃。

1946年胡安·庇隆赢得阿根廷大选,他上台后将关键的工业与公共设施收归国有,提升了工资与工作环境,还清所有外债,并几乎实现了充分就业。他的妻子爱娃·庇隆发挥了核心的政治作用:1947年她推动国会授予女性参政权,并为弱势群体带去空前的社会救济。1951年庇隆顺利获得连任,然而超支很快耗尽了二战带来的巨额外汇。经济下滑、腐败盛行、夫人光环的褪去,加上离婚法通过造成的与天主教会之间的矛盾,使其渐失执政基础。1955年海军在刺杀总统的起事中轰炸了五月广场,几个月后在军方自所谓的解放者革命中庇隆被迫下台,流亡西班牙。

庇隆下台后阿根廷再度进入军政府执政状态,这时的阿根廷早已不复当年——拉美地区远离世界格局的中心热点地区固然使阿根廷得以在两次世界大战中保持中立,避免遭受战火蹂躏,但也使阿根廷错过了发展自身军事科技的机会。当美国凭借先进的军事科技和庞大的经济体量崛起成为世界霸主时阿根廷正不可逆转地走下坡路,甚至当二战结束后欧美国家将注意力转移到国内经济建设并引领第三次工业革命时阿根廷却在不断发生政变和刺杀事件,国家政局极为动荡不安。

重新上台执政的军政府无力解决国内经济面临的困境,于是寄希望于发动一场对外战争来转移国内民众的视线,英阿马岛战争就此爆发,结果阿根廷却被英国暴揍了一顿。这直接导致军政府权威扫地,民选政府重新上台执政。1989年卡洛斯·梅内姆在竞选中获胜,他开始拥抱新自由主义:固定汇率、放开商业管制、实行私有化,并拆除贸易壁垒,暂时重振了经济。然而在1998年——我们中国人应该比较清楚这个年份,因为就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对香港地区行使主权的第二年就遭遇亚洲金融风暴,当时中国政府沉着冷静地处理好了这次金融风暴。也许我们难以想象的是这场被称为亚洲金融风暴的危机事件居然也波及到了远在大洋彼岸的阿根廷:阿根廷汇率缺乏弹性、严重依赖外资的弊端在这场危机中暴露无遗,引发了外资撤出、出口崩溃、大量企业破产的危局。后来在新凯恩斯学派经济政策鼓励下危机告终,显著的财政和贸易盈余得以实现。

目前的阿根廷是拉美第三大经济体,得益于丰富的自然资源、高文化修养的人民、对外开放政策和多元工业体系。它有着“极高”等级的人类发展指数和较接近发达水平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具有规模相当大的国内市场和增长中的高科技产业份额。然而高通货膨胀却是阿根廷经济数十年的顽疾:2013年的官方通胀率为10.2%,而民间估计值为25%,引发对于操纵统计数据的舆论热议。收入分配不均问题从2002年起得到改善,位列“中等”级别的基尼系数低于多数拉美国家,但贫富差距依然明显。虽然大部分债务已经得到解决,但在2014年7月31日美国法官判决阿根廷全额偿还“秃鹫基金”于2001年阿根廷债务违约后购买的违约债券之后,该国再次遭遇债务危机。而在透明国际2012年度贪污感知指数中,阿根廷在178个国家中位列第102。

回顾阿根廷的发展历程:20世纪早期的阿根廷一度发展成为世界第七富有的国家。直到20世纪中叶它仍是第十五大经济体,但不稳定的经济政策、过低的储蓄率和落后的国际竞争力将它拖入中上收入国家的行列中。今天的阿根廷就其领土面积、人口数量、经济实力、军事实力、科技水平等多方面综合衡量基本算是一个新兴发展中大国,正因为如此阿根廷也是二十国集团这一重要国际组织的成员,不过基本属于在集团内部垫底的角色——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统计的数据:阿根廷以541748百万美元的GDP总量成为二十国集团成员中GDP总量垫底者。

截至2014年阿根廷拥有三军总兵力7.89万人,准军事部队3.7万人,此外还有预备役部队37.5万人。阿根廷是南美地区军费开支最低的国家之一:2014年国防预算为465.6亿比索,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为1.5%,低于南美地区平均水平。1968年10月阿根廷曾从荷兰手中购入“五月二十五日”号航空母舰,虽经过三次现代化改装,但性能仍然较差。阿海军原计划80年代末期对它再进行一次现代化改装,但此后一直未能进行。随着该航母在1993年退役阿根廷拥有航母已成为历史。

要说如今阿根廷的国际影响力还真不算大,可能除了四年一届的世界杯和美洲杯比赛之外,我们很难见到阿根廷出现在国际新闻头版头条的位置。如果是论足球强国排名的话,阿根廷不仅榜上有名,而且绝对位列前茅——两次获得世界杯冠军、3次亚军,14次夺得美洲杯冠军,马拉多纳更是征服了整整一代球迷,当然如今的梅西也不错。然而在足球之外的领域阿根廷的发展水平实在不敢让人恭维,想想19世纪最后40年和20世纪的前30年里阿根廷的黄金时代甚至还曾是一个综合国力在美国之上的美洲霸主。再看看今天的阿根廷瞬间有恍如隔世的赶脚。

阿根廷(Argentina):大喜大悲

殖民者臆想的白银地实乃粮肉仓,拉丁人跨洋寻梦百多年难圆满,足球带它在峰巅与深渊中轮回,旷世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阿根廷共和国位于南美大陆南部,国土面积278万平方公里,次于巴西为拉美第二大国,人口4384万(2016)。

肥美的潘帕斯草原是该国最宝贵的资源,它地处阿根廷中部,西东临山海,南北依大河,面积60多万平方公里,年均温14℃—17℃间,是世界级的农牧基地,集中了阿牛(6000多万头)、羊(3500万)存栏数的80%,保证居民人均年牛肉消费60公斤以上和羊毛80%的出口,当地的奶制品、肉加工、制革业等具有国际水准。还有农业,该地集中全国85%的小麦、玉米、大豆,60%的亚麻籽生产,并广泛采用机械化,使得阿根廷一直保持世界农牧业生产和出口大国地位。

阿根廷是族裔异质性国家,欧洲移民后裔占人口总数的85%,仅西班牙和意大利移民后裔就占80%,包括高乔人在内的印欧混血占14%,再有土著印第安人、犹太人、极少数亚裔和非洲裔等。几乎所有居民都讲官方语言西班牙语,一些欧洲人社区中德语、英语、意语和法语等作为第二语言在课堂中使用。居民中92%信奉天主教。

西班牙人是阿最早、最大的欧裔族群,其移民潮一直持续到20世纪90年代,留给这个国家语言、宗教和建筑风格等深远影响,西班牙人在与其他欧裔移民分享权益的同时实现了阿根廷认同的一致性。意大利裔是第二大族群(约占全国人口1/3),以来自意南部农民为主,现多从事农牧业与城市专业技术。

高乔人是阿根廷欧洲人和南美印第安人结合形成的独特民族,“高乔”在西语中原意是“孤儿、私生子”,现意为“自由不羁的草原人”。高乔从诞生之日起一直作为追求自由、平等、崇尚自然、不畏强权的代名词,高乔文化即阿根廷民族文化。

一直以来,家庭意识和宗教信仰是阿社会稳定的基石,家庭也是创造财富的基础。阿根廷妇女在拉美国家中地位最高,甚至在欧洲主要国家妇女获得选举权以前,阿妇女已进入社会各领域,20世纪40、50年代艾维塔(庇隆夫人)是妇女觉醒的倡导与实践者,她私生女出身,作过舞女、交际花直至总统夫人,33载人生路堪称坎坷与抗争的传奇。1947年,阿妇女获得选举权,1951年,她在病榻上与全国姐妹分享历史性的参选胜利……艾维塔生命的咏叹《阿根廷,别为我哭泣》在世人心中俨然该国的代国歌!

1810年5月25日,布宜诺斯艾利斯爆发反殖民统治起义,成立革命政府。此后,在圣马丁等领导下,阿根廷人民终于赶走殖民者,于1816年宣告独立,5月25日被定为阿国庆日。阿根廷最忠实的儿子圣马丁将军1812年起为阿根廷、智利和秘鲁的独立与解放奋斗10年,被三国共奉为“祖国之父”。1822年在厄瓜多尔与玻利瓦尔会晤悖愿,他“退一步海阔天空”,离开政坛客居欧洲,1850年72岁逝世于法国,1880年阿根廷隆重迎回将军遗骨,安葬在首都中央大教堂。1950年,一只名为“阿根廷火焰”的长明火为他和无名英雄点燃……

独立后阿长期处于动乱状态,表现为中央集权主义与地方联邦主义两派争斗不已。1853年,阿诞生第一部联邦共和国宪法。1857—1930年,多达600万移民定居潘帕斯,开启1880—1914年经济大繁荣——蒸汽货轮安全快速地将食物运到大西洋东岸,冷冻保鲜技术使肉类在欧洲市场新鲜上市——阿粮食和肉类的产品优势得以迸发,1900年它是世界上排名第五的富裕国家,1920年代居民生活水平和个人福利超过法国。

20世纪30年代起,政坛出现军人、文官交替执政局面。二战后,以社会公正为诉求的“庇隆主义”重塑该国的政治版图。70年代中后期,军政府对左翼反对派人士进行残酷压制。1982年4月2日,军政府发兵夺取马尔维纳斯群岛,75天后,英国特混舰队夺回它所称的“福克兰群岛”,阿根廷人从爱国与欢庆的巅峰坠入痛苦与愤怒的深渊,军政府由此下台。1983年至今,阿民主政体逐渐巩固。

阿根廷从1989年起实行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十年,经济曾有较大发展,并获美国非北约盟友地位。2003—2015年底,正义党(庇隆主义党)人基什内尔夫妇连续执政三届,2010年前总统基什内尔病逝,媒体这样评论:阿根廷几乎注定生活在悲剧和戏剧中。

大喜大悲,足球为甚。阿根廷人以其为国球,首都就有180多个设有足球场的俱乐部,包括世界级的博卡青年与河床队,上帝赐予它旷世奇才马拉多纳和梅西。1978年阿本土首捧世界杯,1986年墨西哥迎来马拉多纳时刻,他靠“上帝之手”和连过6人独进两球,率队战胜英格兰,又在决赛中助攻致胜一球。一位心理学家在剖析阿国民性格时写道:阿根廷人20年里第一次如此激情澎湃,只有马拉多纳能最充分地反映他们的本质,阿根廷就是马拉多纳。更深入的分析认为,马拉多纳为人任性具有反叛性格,他既靠球技赢得万众心,还代言穷人谴责社会不公,他是阿有史以来最具双面性格的人物。墨西哥世界杯是阿根廷足球从未逾越的顶峰,4年后,世人看到马拉多纳决赛场上的眼泪。24年后,眼泪留给了梅西,不在脸上,流淌心底,新球王从未激吻世界杯或美洲杯,“别为我哭泣”不幸成为足球顶级赛事阿根廷的离别曲。

在这个国家,足球是一切的开启与终结,对男孩子的教育、社会归属,还有社会同一性,甚至政治,无一不牵涉到足球,足球涵盖一切,它更是让所有阿根廷人忘掉痛苦和磨难的精神家园。媒体这样写道:躁动不安的阿根廷人要么到足球场寻求安慰,要么就去看心理医生。全国有5万多心理咨询从业者,人均比例是美国的三倍。

从探戈中或许更能体味阿根廷人。它诞生于布宜诺斯艾利斯,集音乐、舞蹈、歌唱、诗歌于一体,舞步华丽高雅,又热烈奔放,曲调激越奔放,又如泣如诉,歌词充满民间俚语,内容或嫉世愤俗,或伤感凄凉。学者眼中的阿根廷国粹却是另一番景致:探戈中的阿根廷人是个受难者,他与母亲相冲突,与其先人相冲突,与他的幼年经历相冲突,与他的复杂血统相冲突,身处不完整的社会,精神分析师宾客盈门情有可原。

阿根廷人性格的显著特征是散漫、傲慢和浪漫“三位一体”,与邻国相比,他们具有强烈的优越感,在其他拉美人眼中,其形象“招牌”是“自大、吹嘘、好卖弄、傲慢、冷漠”而在傲慢的表象背后,其实是一种强烈的自卑感:我们认为这里好比欧洲的一部分,也是致富之地。然而,我们并不富裕,这里也并非欧洲。

学者和媒体由此制造出一个名词——阿根廷之谜:拥有拉美最好的地理、资源、教育和人口素质,却陷入社会冲突、经济停滞、债台高耸、国际信用低下的窘境。历史学家解谜之说的核心为“过去是个破坏者”,它以两种状态笼罩社会和人民,社会歧视根深蒂固,以致于人们习焉不察,权势阶层逍遥法外,使得腐败与违法(40%的阿根廷人不依法纳税)成为痼疾。

或许问题没有那么严重,2016年该国实现GDP5458亿美元,位列高收入国家,预期寿命76.3岁。它有世界最好的农牧业基础,门类齐全的工业结构,五位诺贝尔奖得主的人文环境……只是历史与现状类似南欧拉丁国家,胸有大志却散漫悠闲,不似邻居智利人,有着日耳曼的严谨和规矩。

戏剧化的大喜大悲成为生活主旋律,自然加重社会负担和人们的心理压力,阿根廷人就是一意,他们视探戈无冕之王加德尔、艾维塔和马拉多纳为国家与民族神圣的三位一体,在每个阿根廷男女的心底,永远住着一个马拉多纳和艾维塔!

2010年5月独立200周年,阿选出最具代表性的文化名人:马拉多纳、加德尔(他赋予探戈以歌词并将其推向世界,1935年死于空难)、切·格瓦拉、玛法达(漫画家,作品深受社会各界喜欢),他们共同见证了阿根廷历史。

“如果我为阿根廷而死,请记住:阿根廷,别为我哭泣!”艾薇塔们一直并将永远感动和激励这个国家与民族……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提供,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56824632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原创文章,作者:趣麦足球,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umail.com.cn/zuqiuzatan/531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