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对亚马逊中国卖家有什么影响?

谢谢邀请。樱桃番茄对于这个问题没有办法专业回答,因为自己不是属于这个领域的。这边在网上找了一些资料大家可以参考一下~

新冠疫情对亚马逊中国卖家有什么影响?插图1

  2020年3月1日,广州,老赵在办公室召集了所有员工开月度会。业绩报表暴露出一些反常问题,二月份的营业额比起一月直接下滑了快20%——在以往,上下10%的浮动才算正常。

  作为一家做跨境电商生意公司的老板,老赵看到这样的反常数字,立即排查起原因来。“但是当时我把它理解成了是季节性的变化原因。”老赵说,“现在回想起来的话,可能是有两部分的原因。”

  另一个答案呼之欲出:全球疫情扩散的副作用正在跨境电商行业发酵。而亚马逊,全球最大的电商平台,此刻首当其冲。

  三月以来,亚马逊不断更新的政策已经很能说明问题。

  3月17日,亚马逊通知美国和欧洲站点的卖家,系统将优先处理接收生活必需品、医疗用品以及其他有较高需求的商品进入运营中心,对于非上述品类的商品,将暂时停止创建运营中心的入库申请,这项入库限制将持续至4月5日。

  入库是指货物从卖家手中发到亚马逊运营中心的过程,暂停入库意味着卖家下个阶段的销量被打上了问号——当前他们仅能销售在亚马逊仓库仍有存货的商品,既无法补货,也无法上新。

  3月22日,亚马逊直接暂停了意大利(Amazon.it)和法国(Amazon.fr)站点接受消费者对非必需品的FBA(亚马逊自配送)订单,但第三方卖家仍可以通过自配送服务将商品送到消费者手中。在此期间,已经生成的订单不受影响,此前入库的货物也将不再收取仓储费用。

  不得不承认的是,由于疫情防控需要,线下消费受到严重打击的背面是线上消费的一定增长。

  此前,亚马逊已表示将在美国额外招聘10万名全职和兼职员工,从事仓库和送货工作。同时,在美股连续四次熔断、三大股指暴跌、众多科技公司跌破20%的情况下,亚马逊以10%上下的跌幅被称作“美股避风港”。

  但综合看来,交通、物流、人力等多方面的效率无一不在遭遇阻碍。即便电商受到正面刺激,在运营能力不堪重负的时刻,平台只能弃车保帅。

  站在人道主义的立场上,深谙疫情严重性的卖家们能够理解这些政策,但对于他们挽救自己手头这门生意并没什么效用。

  在一线听火炮声

  “之前其实对今年抱有非常大的希望,也有非常好的规划,但是被疫情彻底打乱了。”老赵说,因为这场疫情,他不得不临近一线“听火炮声”。

  老赵手下有一支20来人的团队,主要销售面向中年男性的皮具和服装。通过亚马逊平台,他的商品可以去到美国及英、德、意、法、西欧洲五国。过去三年,公司一直保持着每年营收两倍增长的速度。2019年,老赵的公司收入已有大几千万,毛利率在10%左右。

  和国内商家的体感不同,国内疫情最严重的一月跟二月,老赵的生意几乎未受到任何影响。跨境电商的感受,应该和全球疫情蔓延的步调更一致。

  “3月初的时候,我就感觉出来订单有下滑的趋势。”老赵说,“到3月上旬的时候,随着疫情的爆发,每天的局势和各种政策都是一天一变。”

  在他的回忆中,印象深刻的节点还是亚马逊的两项政策发布。

  3月17日那天,员工在后台收到了亚马逊关于暂停建库的通知,仓库仅接受健康与家居、杂货、婴儿用品、美容与个护产品及器具、工业与科学用品以及宠物用品这六大类目。

  这意味着大半个月时间内老赵的公司无法再向亚马逊仓库配货。事实上,这项规定对于大多数卖家的生意并不会立即产生影响。“因为其实我们在海外现在的库存是可以维持销售的。”老赵解释道,“只是会加剧大家的恐慌心理。”

  直到3月22日,由于亚马逊暂停接受意大利和法国站点非必需品订单,有一大部分商品链接被直接下架,这对于主攻意法市场的卖家而言,影响几乎是立竿见影的。

  老赵面向这两国的商品链接就在下架范围内。尽管对于在欧美多国分散业务布局的他,这并非毁灭性打击,但也逐渐变成了一场熬人的温水煮青蛙。

  老赵公司平时在亚马逊欧洲站点的订单,可以比较轻松地保持在单日500单左右。但进入三月后,几乎每天都有10%-20%的下滑。从3月16日到3月25日的这十天,订单数量显示从251单渐渐落到156单,努力挣扎到242单后又再次回落到178单,不温不火。

  而在老赵之外,还有大批正在单打独斗的小卖家。

  在界面新闻记者进入的某亚马逊卖家群中,几乎每天都有小卖家沟通各自的销售情况、询问大家商品链接是否下架,表达自己的焦虑。

  “(3月17号刚刚下通知)那时候没建库成功,难受得要死。”一名在亚马逊上销售家居和宠物玩具的小卖家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她的订单量已经下滑到平时的50%,“本来就将近断货一个月,现在是彻底凉凉。”

  对于亚马逊所谓“4月5日”的恢复时限,老赵其实并不抱希望。“我们至少要做好两到三个月的准备。”老赵说,“订单方面从全年来讲的话,我感觉很多东西是无法弥补的。我不会到冬天再去买一件春天的衣服,是不是?”

  双倍增长已经不可能实现,老赵现在唯一企盼的是至少做到盈亏平衡。

  “我没有把利润作为第一目标了,今年我最大的责任和任务就是让我的员工不要因为这个事情在经济上面受到更大的伤害。“他说,”这个可能是我目前更在乎一些的事情。“

  想方设法保持现金流

  未来几个月的销量惨淡已经成为一部分人的既定事实,他们眼下只有两个选择:放弃或是继续。

  对于以跑量为主的卖家而言,只要能保持订单稳定,以少亏或不盈利为目标,还是有熬过这场危机的可能性——只是首要面对的就是运费成本的上升,以及配送效率的下降。

  现在他们为数不多的选择是DHL、UPS、TNT等国际快递,或是一些专门做跨境电商代发的国内物流公司。

  由于国际航班的大幅减少,国际快递的共性是空运费用不断提升,“几乎是一天一个价”。许多做FBA头程(从国内运往亚马逊FBA仓库)的物流公司已经不接空运单,并且只接受2公斤以内的小包裹。

  一名在深圳FBA头程公司的销售小哥告诉界面新闻记者,按照如今每天每公斤涨1-2块的情况,一张大的空运单子反而会让自己亏钱。“如果底价是65块(每公斤),成交的时候我收68块,等收到客户包裹的时候,底价可能就变成了70块,我还要倒亏两块!”他表示,同事前段时间收了上海、浙江、宁波等地的空运单,已经亏了两三千块钱。

  与此同时,由于航班需要排队,空运时效已经从10天延长至15天左右(包括入仓);铁路和海运受到影响相对较小,通往欧洲的铁运时效仍在15天到20天(不包括入仓)。

  据上述销售表示,海运价格目前仍在6.5元至8.5元每公斤。“没怎么涨价。”他说,“但空运能恢复的话还好,要不能恢复海运价格肯定会涨。”

  即便还有物流渠道,在疫情仍然动荡的情况下,亚马逊平台上的中小卖家们也不敢贸然继续发货。

  “最近市场上还是有货量的,只是说小卖家可能资金不够充足,所以他们发不了货。”另一名同样从事FBA头程销售的小哥表示,“因为(第三方)海外仓这一块的成本实在是太高了,如果你货刚放过去,亚马逊就又来通知一个消息,说4月5号还是收不了货(入仓),你这批货就压在手里了。”

  “这笔钱(仓储费用)我们不可能去帮你垫的,因为现在疫情,我们物流行业也是需要现金流充足的。”他说。

  自三月复工以来,物流行业从业者也在见证一批中小卖家的困境。一方面,他们的订单量也在减少,另一方面,找到新客户已不像过去那样容易。前述销售小哥在电话拜访老客户的时候,对方直接告诉他,由于自己的汽配零件无法入仓已经停止营业,“他说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放弃。”

  除了硬扛和放弃,一些卖家也在另辟蹊径,例如开拓新的跨境电商平台(速卖通、Lazada等),或是外销转内销。甚至还有一些投机的卖家开始收大量口罩、额温枪、酒精棉等货源,转型加入防疫物资出口大军,这就是另一个故事了。不过,据界面新闻记者了解,前两条路都有各自的一定难度。

  进入新平台,从注册、审核到配货、运营,都将经历一定周期和全新机制,需要卖家具备快速反应和解决问题的能力。事实上,在一些卖家群中已经出现账户转让、资质借用等“灰色生意”。

  上海财经大学电子商务研究所所长崔丽丽教授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比如wish、shoppee、Aliexpress(速卖通)、Lazada等,各家平台所面向的客群和优势的市场区域也会有差别,“这个时候针对不同市场选择不同的产品,以及产品在所销售国家的认证、适配等方面就需要商家花比较多的精力。”

  而国内电商市场的饱和程度,已经很难容下新玩家,日新月异的营销玩法他们也很难短时间跟上,更多想要转向内销的卖家们通常都只能从微商做起。

  最能拼搏的一群人,可能也扛不住了

  在老赵的印象里,整个跨境电商行业中成百上千人的公司屈指可数,占据更多比例的是像自己这样有十几二十人团队的,以及个人卖家。

  今年,他坦言已经放弃了激进,而改为“修炼内功”。由于工作量下降,他对员工提出了三点要求:首先是做好基础工作,包括产品改进、包装优化、网站优化等等;其次是公司内部经营体系的完善,补足过去的制度漏洞;再就是产品的开发和储备。

  成本控制上,他只在3月20日那天退租了其中一个办公室,省下每月2万的租金。人力成本上每月支出在15万左右,他至今还未调整过,也向大家承诺疫情期间不裁员。

  不裁员的逻辑很简单,“这个时候大家都很困难,整个行业也不景气,我的员工如果说流失的话,他们还是要出去找这个行业的工作,因为这几年来他们只会做这些工作,那么现在这种情况,找不到合适的工作的。”

  “我还是坚持认为公司的抗风险能力比员工个人要强。”他说。

  “开源”是他目前看来最大的困难。过去,公司一旦调研之后确立项目就会成立专项资金,在订货、推广、运营上都更激进。而接下来的进货,也许1000件的目标就将调整为100件,公司的发展效率势必受到影响。

  但眼下更重要的还是风险管控,“既要考虑活下去,也要考虑以后有机会活得好。”他说,“但未来活得好,还是取决于我们现在能不能活下去。”

  老赵也曾经历过八年职场,辞职前,他已经是上海一家外资企业年薪超过50万的工程师。而立之年下海经商,积蓄赔光、团队解散、重头再来的创业初期的苦滋味,他一口没有少尝。

  进入跨境电商行业三年,老赵也见证了一些人从家庭作坊开始,慢慢搬进了写字楼或工业区,跟随着跨境电商的发展快速成长并积累财富。

  “这是非常年轻的一群人在创造一些事情,非常愿意去拼搏和努力,很多神话也是由他们创造的。”在他看来,这个行业做得好的大都是80后、90后,“做得最好的可能还是80后,但是90后已经有相当一部分人也做得不错了。”

  尽管如此,老赵依然觉得这场疫情会对他们造成严重打击。

  “我相信很多人扛不住的。”老赵认为小卖家们遭遇了腹背夹击。国内疫情爆发期间,工厂全部停工导致货量稀缺,很多小卖家也没有能力大量囤货。而等到国内工厂陆续复工,他们又面临着海外没有订单的窘境。

  “所以对于整个行业来说,我觉得影响还是很大的。”老赵说,“对于大卖家来讲是他的资金链,对于小卖家来讲的话就是收入。”

  据海关总署统计,2019年国内有进出口实绩的民营企业达到40.6万家,这个数字比上一年增加了8.7%。2019年民营企业进出口达到13.48万亿元,增长11.4%,占我国外贸总值的42.7%,比2018年提升3.1个百分点。

  海关总署副署长邹志武在1月14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这一数据意味着,民营企业超过外商投资企业首次成为我国最大外贸经营主体。

  3月27日,亚马逊发布最新一则消息,称美国站FBA商品入仓流程中,必需商品的优先处理政策在4月5日后仍然使用,并表示由于疫情影响的不确定性,亚马逊运营中心无法确定完全恢复运营的确切日期,“与此同时我们正在将更多商品加入必需品名单。”

  接受采访的前一天,老赵刚好约了一位同行业的老朋友一起吃饭。见面的时候看对方高高兴兴的,但其实老赵知道,对方70%到80%的业务都在意大利。“我就很疑惑他为什么还能这么高兴?”老赵说。

  “我现在除了高兴也没办法。”那位朋友这样回答道。

新冠疫情对亚马逊中国卖家有什么影响?插图3

在全球新型冠状肺炎疫情大流行期间,亚马逊已经成为海外的重要生命线,数以百万的人隔离在家,但对这家电商平台巨头而言,驾驭隔离在家的消费需求并非易事。

据了解,电商巨头亚马逊面临巨大的挑战,包括交付和供应链问题,同时需要确保其亚马逊云计算服务(Amazon Web Services)保持平稳运行。但亚马逊也因其多样化的业务而处于独特的有利地位,这些业务包括云计算、电子商务、在线杂货配送和Whole Foods超市。由于人们在家隔离,亚马逊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能满足人们的需求。

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在发给员工的一份备忘录中写道:“我们正在为全球各地的人们提供一项至关重要的服务。”

根据数字研究公司eMarketer的最新数据估计,亚马逊已经占据了美国电子商务销售的38.7%,而现在人们对它的依赖更甚。Wedbush Securities的分析师Michael Pachter保守估计,亚马逊在美国的订单增长了10%-12%。消费者在网上购买了更多的商品,至少每月为该公司增加了8亿美元的收入。

Gartner董事兼分析师Oweise Khazi说:“亚马逊将成为较大的受益者之一,实际上他们在这方面做得相当不错。”

亚马逊如何处理不断增长的商品需求?

这是很棘手的。亚马逊的核心电子商务产品从未如此受欢迎。Michael Pachter表示:“对亚马逊来说好消息是,那些呆在家里的人无法在其他地方购物,这意味着亚马逊会有更多的生意,尤其是杂货店。坏消息是,我们中的一些人是第一次使用他们的服务,但是现在的高需求延缓了交付。较慢的交付速度可能会损害一些人对亚马逊交付速度和可靠性的认知。”

网上和实体店订单的增加对亚马逊运行良好的物流系统造成了影响。长期以来,亚马逊一直将网上订单的快速配送,包括亚马逊生鲜(Amazon Fresh)的配送作为击败竞争对手的一种方式。如今,该公司在兑现配送承诺方面遇到了麻烦。以前的订单通常在同一天或两天内送达,现在需要几天甚至两周才能送达客户手中。与此同时,在洛杉矶和华盛顿等城市,亚马逊的新订单几乎没有可用的交付窗口。

亚马逊清楚地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在亚马逊杂货网站,包括其旗下的亚马逊生鲜(Amazon Fresh)和全食超市(Whole Foods Market)的主页上,该公司公告称:“由于需求增加,库存和配送可能暂时无法进行。”

消费者需求增长的主要冲击是亚马逊逾80万名全职和兼职员工。尽管许多亚马逊办公室员工可以在家办公,但仓库工人表示,在物流中心工作的同时他们非常担心自己的健康。超过1500名美国工人签署了一份请愿书,要求该公司采取更多的安全和健康预防措施,因为西班牙和意大利的一些工人已经感染了肺炎。

在Whole Foods的一些门店,恐慌性抢购转化成了“创纪录的销售额”。德克萨斯州的一家门店,销售额翻了一番,但这也给员工带来了压力。

如果Whole Foods超市能够在保证员工安全的同时有效地满足需求,那么其将为亚马逊带来巨额收入。

Forrester Research公司的副总裁兼首席分析师Sucharita Kodali表示:“商店的库存状况将决定它们在这场危机中是发展壮大还是失去市场份额。”

虽然Whole Foods的需求量可能会更高,但亚马逊的其他实体零售店可能会受到影响。亚马逊目前在美国经营着20多家亚马逊书店(Amazon Books stores)和10多家亚马逊四星级书店。许多书店都位于纽约市、西雅图、洛杉矶和华盛顿等限制社交距离的城市。

在对冠状肺炎疫情的恐慌中,亚马逊的另一个高需求产品是流媒体娱乐。虽然消费者可能会花钱观看流媒体节目和电影,但亚马逊的原创内容开发正受到巨大冲击。

亚马逊工作室的一名发言人表示,该公司的电视和电影制作部门亚马逊工作室(Amazon Studios)暂停了所有亚马逊原创电视剧的制作,以便为其电视剧的演员和工作人员提供安全的社交距离。这一决定影响了亚马逊的原创作品,包括即将上映的《指环王》(Lord of The Rings)系列,以及《狂欢命案》(Carnival Row)第二季的制作。据报道,该系列耗资10亿美元,雇有大约800名员工。

对观众来说,这些制作上的延迟可能意味着要等更长的时间才能看到节目,但对亚马逊来说,这意味着数百万美元的损失,因为制作人员要回到家中,只能等待。

那么亚马逊在做什么呢?

亚马逊很快做出了几项重大改变:在关键领域增加员工数量、暂时提高工人工资,并对有需求的商品进行优先配送。

为了跟上目前在线订单激增的局面,亚马逊近期宣布,计划在美国再招聘10万名员工。对于那些刚失业的人而言,这可能是个好消息。亚马逊表示,到明年4月,它还将把仓库、配送和Whole Foods超市员工的工资提高2美元/小时。亚马逊改变了其政策,将在3月底之前为员工提供无限制的病假,并且冠状病毒检测呈阳性的工人有两个星期的病假。

亚马逊还告诉在线卖家,为了满足购物者对某些关键商品不断增长的需求,其做出了前所未有的决定。在4月5日之前,亚马逊物流中心不会接受不属于六大类的第三方商品——婴儿用品、健康用品和家居用品、美容用品和个人护理用品、杂货、工业用品、科学用品,以及宠物用品。亚马逊的一位发言人表示,他们会对这些产品进行优先排序,以使公司更快地补充库存并运送客户订单。

这对亚马逊而言显然是件好事,但短期内对第三方卖家不利。这些卖家提供的产品包括书籍、服装、电脑显示器和网络摄像头以外的电子产品,目前这些产品不被认为是“高需求产品”。

Khazi表示:“第三方卖家中很大一部分是小公司,他们可能无法承受非必需品需求的减少或取消,因为他们的收入几乎依赖于亚马逊。它们中的许多企业往往只有单一的产品供应链,因此受到影响的可能性更大,尤其是如果它们依赖中国制造商的话。”

由于中国为了应对冠状肺炎疫情而暂时关闭了一些工厂,销售中国产品的第三方供应商可能会遇到供应链问题。这些工厂的关闭可能还会影响亚马逊自营品牌Amazon Basics,这家拥有11年历史的自营品牌生产亚马逊品牌的家居用品、服装和消费电子产品,这些产品大部分也在中国工厂生产。投资银行公司SunTrust Robinson Humphrey称,Amazon Basics 2018年的销售额为75亿美元,到2022年有望增至250亿美元。

那么亚马逊的云计算服务Amazon Web Services呢?

在亚马逊努力应对其零售产品需求增加的物流问题时,很容易忽略这样一个事实:利润丰厚的亚马逊云计算服务可能也会受到COVID-19的广泛经济影响。

AWS占亚马逊总收入的11%,占该公司第四季度运营收入的67%,即26亿美元。它仍然是亚马逊增长较快的业务部门。在短期内,专家们期望AWS能够很好地抵御冠状病毒疫情的风暴,这主要是因为很多的企业依赖于云计算。包括Fox Corporation、Pinterest和瑞士跨国制药公司。

冠状病毒对经济的破坏时间越长,对AWS的影响就越大,因为其客户受到了影响。

虽然大型企业不太可能减少支出,但中小企业可能会推迟向云计算的转型,以此作为更节俭支出的一部分,甚至会关闭运营。

那么亚马逊业务的未来呢?

亚马逊的年度Prime Day将在7月到来,营销公司IgnitionOne估计,2019年的Prime Day销售额为61亿美元。自2015年推出以来,这些销售严重依赖从中国进口的服装和消费品,由于供应链中断,这些产品仍有可能被推迟。而且如果经济仍然不景气,消费者可能会减少支出。

3月20日,AWS宣布了一项2,000万美元的计划,用于资助诊断解决方案的研发,其中包括致力于更快的冠状病毒检测。21日,贝佐斯强调,他正在尽最大努力为仓库工人争取数百万个口罩。他写道:“我想让你们知道,亚马逊将继续履行自己的职责,我们不会停止寻找新帮助的机会。如果亚马逊能够跟上需求,满足消费者的需求,那么在一场难以想象的全球危机中,它很可能会成为一家让家庭备足食物、让人们有饭吃的公司。”

你的关注和点的每个赞,我都认真当成了喜欢~

当下或许是亚马逊中国卖家最艰难的时刻。席卷全球的疫情改变了一切,包括电商和外贸。

“上个星期美国疫情蔓延后,订单下滑得很厉害,这几天更明显,基本上是断崖式的下跌,快到不出单的地步了。”包括服装品类、户外用品和首饰等品类的卖家都是备受煎熬。受疫情影响,民众收入减少、外出意愿减弱、订单量剧减,“不到平时的50%,最严重的不到30%。”

疫情之下,亚马逊中国卖家面临着订单暴跌、物流成本暴涨、仓储等多方面压力,这个行业正面临着巨大挑战。外贸行业有一种说法,亚马逊50%的卖家来自于中国,中国50%的卖家来自于深圳。

作为全球电商平台巨头之一,亚马逊吸引了全球包括中国的第三方卖家入驻。CEO杰夫贝佐斯在4月11日致股东的信中表示,包括第三方卖家占销售额的比例从1999年的3%和2008年的30%升至2018年的58%。“第三方销售额从1亿美元增长到了1600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为52%。”在这其中,有大部分来自于中国深圳。中国卖家们原本一帆风顺的生意,遭遇了中国疫情和全球疫情的双重暴击。

在1-2月份,由于国内疫情蔓延,引发了一些恐慌情绪。一些美国买家甚至对中国商品产生了排斥情绪。在亚马逊经营着个人护理等用品的张林说,有小部分客户在下单前曾询问,产品是否来自中国。得到肯定回复后,客户选择了取消订单。“这种情况在之前国内疫情爆发的时候出现过,现在很少了,只有偶尔一两单。”最关键的是,国内的供应链被彻底打乱了。疫情何时出现全球性转折点,远远还未可知。但对于下半年行情,中国卖家们都保持谨慎的态度。但生活和生意还是要继续。

多位中国卖家均表示,今年会收缩公司规模,调低全年经营预期,甚至已经有少数同行开始关闭和转让公司了。“之前发展速度还不错,盘子比较大了。今年的经营目标会适当的往下放。主要把公司现有品类做好,扩张的速度慢下来。趁这个时间也抓一下公司内部的管理品质。

新冠疫情对亚马逊中国卖家有什么影响?插图5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提供,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56824632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原创文章,作者:趣麦足球,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umail.com.cn/zuqiuzatan/59317.html